色小说 > 科幻小说 > 草鉴奇谈 > 第十四章:黑白鬼:(六):草鉴初遇白素锦
    赵无常和赵无极两个人陪白颜贞吃完饭之后就一起送白颜贞回家了,两个人看见白颜贞回家之后就来到了县城的郊外,赵无常对于赵无极的出现很生气,因为自己已经犯了阴间的规定了而现在自己的弟弟也因为自己犯了规定,在赵无常的眼里这件事是因为和自己有关系才会不计后果来到了阳间,但是自己的弟弟黑无常就没有必要这样了。『→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 W.K.A.N.S.H.U.G.E.La

    看着自己哥哥白无常责怪的眼神黑无常到是不以为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做法的后果。白无常和黑无常想要从阴间来到阳间就必须拥有一个尸体,而这就代表着他们必须剥夺一个人的灵魂然后寄宿在那个人的体内才行,这样的做法已经足够让他们得到极大的惩罚了。

    “你为什么要来,我不是和你说了不要掺和我的事情了吗?趁现在还来得及你赶快回去然后把你借的这具身体还给人家!”

    “那可不行,怎么能留你一个人在这阳间玩耍我却要回去做苦差事,我也要和你学在这阳间走一走转一转。”

    “听我的,我并不是在这里玩,你还是赶快回去吧。”

    “就因为那个将死的女人?不,是已经死了的!”

    赵无极说完之后情绪显得很激动直接就消失在了赵无常的面前,看着自己的弟弟激动的样子赵无常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就任由自己的弟弟离开,在他的心里他觉得自己的弟弟在这里觉得无聊的时候就一定会回去。

    躺在床上已经死了却又活过来的白素锦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自己的漂浮在房间的半空中看见的一切现在的白素锦一点印象都没有。听说了在自己昏迷的时候赵无常来过白素锦心里还是有一点莫名的开心,虽然她觉得自己对于赵无常来看自己的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昏迷又想过来的白素锦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比之前好很多了,起码现在自己的呼吸觉得没有那么的困难了,觉得自己身体好了不少的白素锦还准备和之前那样出门帮助那些看不起病的人,但是刚拿好东西准备出门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被阳光笼罩之后很不舒服或者可以说有一点灼烧感,白素锦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于是就拿着一个很大的斗篷穿在身上将自己完全的包裹了起来。走在路上穿着大大的斗篷的白素锦很开心,因为她能够感觉到自己本来很沉重的身体现在似乎变得非常的轻盈,不由得白素锦走路都开心的跳跃了起来,这是白素锦这么多年来为数不多的能够感觉自己的脚很轻盈离开里面的感觉,上次跳跃的感觉还是自己的父亲将幼小的自己背在背上然后一起跳跃。

    看着白素锦开心的样子远远跟在她身后的赵无常心里面非常的满足,远远的默默的跟在身后不敢打扰的赵无常想要静静的保护着她以防白素锦再出现那种昏迷的情况。赵无常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慢慢的陷入了阳间凡人那所谓的爱情里面了,这对于一只千年的鬼差来说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白素锦来到了距离县城并不是很远的一个村庄里面为一家人看病,听说这家人不知道怎么了一直高烧不退而且伴随着皮肤的溃烂,因为贫穷请不起大夫就一直耽搁着了。

    白素锦来到这家人之后立刻就为患病最终的这家人的孩子诊脉,她发现这个小孩脉搏不齐时虚是有并且高烧不退,,又看了看小孩子的身体发现皮肤多处已经开始溃烂发脓了。

    “请问你家孩子最近去过哪里吗?”

    “我也不知道啊,小孩贪玩我们在家太忙也没时间看他,大夫你知道我孩子得了什么病吗?”

    看着脸上也有点溃烂的孩子父母白素锦并不敢告诉这孩子父母其实他们的孩子可能感染上了瘟疫而且他们自己也已经被传染上了。白素锦能够预想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于是就拿了一点药想要先抑制一下病情的发展准备先回到家和自己的叔父商量之后在来解决这件事情,走之前白素锦提醒这家人最近一定不要出门和接触别的人,那家人看见白素锦紧张的样子也能够感觉到一丝不好。

    白素锦离开这家人之后立刻就加快的赶回了家中,而就在自己低着头赶路的时候白素锦遇见了一个开上去有些邋遢的一个人,这个人本来只是路过但是看见白素锦之后就把她叫住了。

    “小姐,你最近接触过什么特殊的人吗?”

    “没有啊,怎么了嘛?”

    “啊,没有,只是好奇罢了,看姑娘急急忙忙的样子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解决吗?”

    “对,不和你说了我先走了。”这个人并没有拦住白素锦继续聊天而是看着白素锦一直走出了自己的视野范围里面。

    “怎么了嘛先生?”

    “没什么,看来我们暂时不能够会临安安葬林清之了。书灵看来我们有些事情要先解决了。”

    草鉴看着像是在和空气说话但并不是这样,草鉴在和书灵说话。书灵将身体还给了王昭雪然后让王昭雪得到了安葬。而草鉴则是准备带着书灵回到林清之死的地方然后让书灵能够好好的安葬林清之。而就在去临安的路中遇见了白素锦。草鉴感觉到白素锦的身后有些来自这个阳间不应该有得气息。好奇的看着白素锦离开的方向草鉴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一双眼睛在远处盯着自己,于是草鉴头上的印记亮了起来但是却没有看见是谁。

    “有点意思,跑的还挺快的。”

    一直跟着白素锦身后的赵无常在远处看见草鉴的时候立刻就感觉到了不适,特别是在草鉴看向自己所在的方向的时候能够感觉到一股灼热感于是就立刻警惕的离开了。书灵并不知道草鉴在说谁但是自从和草鉴一起去了地府之后书灵对于草鉴那些莫名其妙的举动和话语都是毋庸置疑的,既然草鉴要暂时留在这个地方就有留在这里的目的和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