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科幻小说 > 言谈天机 > 第五十四章 乘坐麒麟
    萧岳云沉吟道:“估计现在还有不少高手正在赶过来,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落云面露难色:“萧叔,我们能步行回去么?”

    “怎么了?以你的轻功,跟住我便可以了。”

    “只怕以我们现在的状态……跟不上你的速度……”

    萧岳云伸手去探落云的手脉,皱眉道:“你的伤势竟真的如此严重?燕知雨这家伙胆子真是不小!”

    落云气呼呼地抽回手:“等我恢复到巅峰状态,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这下萧岳云倒是有点犯难了:“若是不能施展轻功步伐,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赶到?这次我过来也没有同听雪打过招呼,只怕她会担心……”

    “她才不会担心你呢……”落云悄悄嘀咕着。

    萧岳云恍若未觉,又将目光四下看了看,最后落在黑麒麟身上,心中一动:“黑麒麟,咱们商量个事怎么样?”

    黑麒麟颇为通人性,一见萧岳云的样子便知道他不怀好意,连连后退,保持安全距离。

    “不用这样吧,”萧岳云叹着气,“只是想让你勉为其难载这些后生们一程罢了……”

    黑麒麟一听这还了得,自己本是冥界神兽,非绝世强者不能以己为骑,若是被这些默默无名的小贝骑在身上,传出去岂不是颜面扫地?更何况自己就连凡人飞在自己头上也不能忍受,何以能屈服于这胯下之辱?

    黑麒麟连连摇头不已。

    萧岳云沉着脸:“你可不能忘了我刚刚才救了你的性命,冥界的神兽可是知恩不报的么?”

    黑麒麟心想那两个后生刚刚可是还在商量如何杀了自己呢,当下一阵犹豫,头一昂指了指萧岳云,意思是我可以让你骑,其他人却是万万不能。

    萧岳云也大概明白了,要这黑麒麟放下高傲的自尊让自己乘骑已然不易,要让它完全屈服是基本不可能的。

    落云撇撇嘴:“一个丑八怪,还真么多规矩。”

    黑麒麟又是愤怒地向她一瞪眼。

    落云突然眼珠一转,走到萧岳云身边,附耳嘀咕了半晌,萧岳云渐渐面露喜色,随即又变成奸诈的笑容。

    便听得萧岳云道:“黑麒麟,你刚刚说的话可是算数?”

    黑麒麟暗道我可没有说话,不过出于对这个强者的尊重,还是点了点头,只是心中似乎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那便是了,你便暂且当我的坐骑,载我去藏剑山,放心,我会给你指路的。”

    黑麒麟愣愣地思索了半天,似乎没有看出什么破绽,便傻傻地又点了点头。

    萧岳云也不客气,一个纵身跳了上去。

    黑麒麟从未试过被凡人乘坐的感觉,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身子微微抖动了几下,不舒服地打了个响鼻。

    “你这黑大个,老是抽鼻子,难不成是感染了伤寒?”萧岳云也是平生第一次乘坐神兽,只觉得平坦舒适,比自己耗费功力御风飞行方便多了,。

    “好了,黑麒麟,走吧。”

    黑麒麟低低吼了一声,四足发力,猛地向前方跃去。

    一旁的仙丹胡与智明和尚只觉一抹残影闪过,一众人便不见了踪影,两人齐齐松了口气,这才相互对视,满脸都是挫败颓废之色。

    让两人感到惭愧的是,两人拼了个死去活来。到最后却是被两个小辈玩弄于鼓掌之间,收了渔翁之利,偏偏那小辈与武道尊者关系不浅,怕是很难有机会雪耻了才是。

    再说黑麒麟,奔跑愈发的迅速,到最后分明已经成了一道黑色的闪电,两旁的景物根本来不及细看,一个眨眼便已经到了数里外。

    不过黑麒麟越跑越觉得不对劲,心中有种怪怪的感觉,那个强者是不管那两个小辈了么?竟独自……

    “哇!太刺激啦!风吹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

    黑麒麟心中一惊,不由得减慢了速度,轻轻扭头向后面瞧去,这一瞧可不得了,那两个小辈竟不知何时已经坐在自己背上,正手舞足蹈地欢呼呢。

    黑麒麟顿时有种被耍了的感觉,这定是那什么尊者趁自己专注行进时用了不知什么法术将他们拉了上来——可恨自己竟然还一直没有发觉!

    黑麒麟这一下可不干了,暗道这凡人果然都是奸诈之辈,说话就如同放屁一般。

    可惜的是,它没发现萧岳云从来就没说过只有他一个人乘坐罢了……

    黑麒麟陡然停了下来,整个身子强烈地摇动起来,是要将那两个不知好歹的小辈给甩下来。

    萧岳云责怪地看了一眼刚刚兴奋过度的落云,随即在叶宇轩落云各自肩膀上拍了一掌。

    “粘连术!”

    这一掌看似轻盈,然而似乎带着一股牢不可破的粘性,将两人紧紧地贴在黑麒麟背上,任它怎么拼命摇晃,叶宇轩落云除了惊声尖叫吓出一身冷汗之外,完全没有挪动分毫。

    不一会儿,落云也看出来这黑麒麟是拿他们没有办法,不由得开心喊道:“你摇啊!摇得好舒服!”

    黑麒麟有摇晃了不久,终于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不禁颓然停下,只是愤怒地咆哮。

    萧岳云这才飘然而下,缓缓道:“黑麒麟,我知道这时有些委屈你了,不过作为一个神兽,就如同凡人中的强者一样,成大事者,当不拘小节,古有孙膑忍受胯下之辱……”

    “是韩信,萧叔!”落云纠正道。

    “咳咳,”萧岳云难得发表一次长篇大论,没想到一开始就出现论据错误,尴尬地坚持道:“孙膑也有过的,无论怎么说,这道理是一样的……嗯,你懂了么?”

    黑麒麟仍是瞪着火红的眼睛,显然这一番歪理对它完全没有任何效用。

    萧岳云面色一冷:“你若是不答应……”

    黑麒麟心中一突,看着尊者免俗不善,还没来得及反应呢,胁下便吃了一记攻击。

    这一击没什么力道,甚至没让黑麒麟有疼痛的感觉,只是渐渐地,黑麒麟的脸色变得极其诡异,随即整个身体也不禁缩了起来,嘴巴微张发出“咯咯”之声,一颗脑袋不停地摆动,四足不断地跳动,却又发不上力,像是在忍受一件极其难忍之事。

    萧岳云一看乐了,自己不过是全凭猜测地点了一记笑穴,没想到这黑麒麟身上脉络倒是与人差异不多,一击便中。

    “怎样?你服还是不服?”萧岳云得意道。

    黑麒麟全身奇痒难止,笑得几近虚脱,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落云在背上不禁莞尔拍手叫好:“还是萧叔手段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