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三一章 心烦意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洛洛才刚离开不多时,那五只小崽子就像突然逃脱了牢狱似的,纷纷以领结为信号召引狗子找去。看书阁WwΔW.『ksnhuge『ge.La而它们当前的位置竟然不在别的地方,就在最初的那个池塘旁边。仿佛是在等王八咬钩的途中睡了一觉,一觉醒来都还在原地。可是连它们自己也知道,绝不是睡了一觉,而是又被放了回来。

    它们当中只有地枇杷见过掳它们走的人,可是它不会说话,也形容不清楚,当林苏青将洛洛的外貌画给它看时,它当即就摇头,表示不是洛洛。竟然不是洛洛,那会是谁?掳了它们却毫发不伤,在洛洛离开的时候又将它们放了回来。难道恰好对上的一捉一放只是巧合吗?那,为何要掳走它们几个呢?

    唯有等那个人再次出现时让地枇杷一眼指认出来,不然他们无法解开这个谜题了。

    道回去找清幽梦,不禁令林苏青想起来,那日他领着魔军闯入三清墟时,洛洛并不在大千宴上,也许在,但至少他没有见到过,问狗子,狗子也道不曾在那日见到清幽梦。然后又是一番猜想,论排名,大千宴必有她的席位,难道是她不屑?不论怎样想,都过去许多年了,记忆中的细节都忘得差不多了,已经无法追溯。

    而他们当前的难题,是如何重新回到清幽梦的眼前,又不会引起她的疑心。凡夫俗子肯定入不了她的眼,那么戴了面具的林苏青又如何引起她的注意?

    想一想容易,要想到对策还真是难。

    狗子与夏获鸟好一番出谋划策,无一例外全都是不中用的馊主意,半半躲在帘子后面听了半晌,聪颖如她,多少听出了他们的意思,顿时怅然若失。氐惆的不想再听,却又忍不住要继续听,忍不住想知道更多的事情。可是知道得越多,却又越是难过。

    听起来,那个叫清幽梦的姑娘,不仅貌美绝伦,而且能力也出类拔萃……还出身高贵……半半默默地垂下了头,眼眶红红的,可怜她不过是一个刚修出人形的畜生。还是多亏了那道从天而降的神辉的福庇,不然她早已经死了,就算没有死,也无法在如此之短的时日里化成人形。若不是那道神辉,她应该与那些和她同岁的伙伴们一样,还是一只小猴子,最多是一只会说话的小猴子,她的父亲母亲都还有修炼成形呢。

    越想越难过,不小心露出了耳朵,越想越难过,连尾巴也再也藏不住。

    半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难过,她只觉得这感觉很难受,就像自己喜欢的那杯茶突然要被别人抢走,而自己不仅没有能力守护,也没有能力抢回来。又是一番难过,更添了无奈,还添了别的感觉,很是复杂的情绪堵在心间,闷在胸口,别是一般滋味。

    有些嫉妒使人疯狂,有些嫉妒使人愤怒,而有些嫉妒却叫人无可奈何。她能怎么办?她还能怎么办?

    “嗨呀你该不会从没追过女孩子吧?”

    “哇那岂不是很刺激?”

    “哦~哈哈哈哈~你快看林苏青的耳朵,哈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半半躲在帘子后面听了许久,终于还是听不下去了,再听下去就觉得林苏青他们好残忍,她红着眼眶和鼻头逃去后院,蹲在了那方养鱼的石缸后头,抱着膝盖,想了想,将脸埋入了怀中。

    她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叫林苏青不喜欢清幽梦,也没有办法叫自己不喜欢林苏青,更没有办法叫自己不要难过。做人好烦,做人为什么有这么多想法。可是以前的自己不是这样的啊?什么时候自己变成这样呢?

    半半使劲儿摇了摇头,重新埋起了脸,想了想又使劲儿摇了摇头,可是种种挥之不去。

    而前堂的他们,谁也没有发现落单的半半在后院的纠结。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嬉笑打闹,全当是个乐子打趣林苏青,而林苏青的脸阵阵红阵阵白,也不是滋味,不过他这个滋味与半半的滋味是截然不同的。

    最后他们一致觉得去那片盛满虞美人的后山是一个好方法,回去三清墟的话恐怕会被识破,三清墟不是谁都能进的。而清幽梦应该是经常去后山看花的,或许是看花,也或许是等人,但绝对不是在等林苏青。而林苏青,却可以利用这一点,去等她。

    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巧遇,无非是有心与无心。

    “唉呀,鹿吴乡我都呆习惯了,多好呀,没成想这就要走了。”狗子故作不舍得,但真要让它留在这里的话,它指不定跑得比谁都快。

    那片满地盛开着虞美人的地方,存在着不同的记忆。

    虞美人,可以治病救人,也可以害人的性命,它是一种毒也是一味药。它犹如烈日熔金时分落在地上的晚霞,它盛开得漫山遍野,却从不相拥抱成一簇簇,它们一朵朵全在一起,却每一朵都茕茕孑立。

    那是一个独特的地方,去到那里的只会是独特的人。

    今天,将会是他们留在一分堂的最后一天,在黎明到来的时分,整个一分堂就会人去楼空。

    “老婆婆和男孩怎好?”半半已经擦干了眼泪,还洗了一把脸,将红肿的眼皮用冷水镇了下去,她手中抻开一张纸,纸上写着这几个字。

    是了,险些忘记他们了,那个白神婆和小男孩儿还在后院里呢。

    “先去看看。”林苏青说罢便去向后院,夏获鸟与狗子也连忙跟了上去,他们逐个从半半面前路过,逐个带着不同的气息和撩起不同的风,他们行动这般默契,半半忽然觉得自己是落单的那一个。原先的话她也会立刻跟上去,然而今天,她愣了愣,眼睛酸了一下,她揉了揉,又使劲儿摇了摇头,才跟了过去。

    而当林苏青再次检查他们的气息时,才忽然发现,白神婆已经去了,都叹上了气。

    “还是命吧,死期已到,无力回天。”夏获鸟叹道,“白仙牺牲自己也没能为她续上命。”

    林苏青检查了小男孩儿的情况,亦有无奈,道:“都节哀吧,好在小男孩儿的性命是保住了,看下来也没有任何毛病。”

    “那……你打算怎么……”夏获鸟看了一眼小男孩问林苏青道,“怎么处理他?”

    “送去大佛寺吧。”

    “那他家里的情况……什么的,还有本来打算收养他的老婆婆的也死了……这些事情,你打算怎么告诉他?”

    “慈悲人自有慈悲话,就交由寺里的高僧们为他开度吧。”

    ……

    初十日,晴,驿马动,宜祭祀,解除,出行,忌开市,畋[tián]猎,大利北方。

    鹿吴乡,便是来过,也似未曾来过。

    ……

    去追求清幽梦,有欢喜,也有紧张,,还有许多惭愧与内疚。他的目的虽然不纯粹,但不可否认他也的确对清幽梦有着那样的心思。然而正因为牵扯到别的目的,所以就连他自己都不免觉得自己卑鄙。这样的心情怎么说呢,闹心、头疼、烦躁、激动、紧张、担忧……许多、许多,说不上来。

    有些像奉公谈情说爱,却又担心自己无法谈拢,得不到九死还魂锁。

    重回故地的心情,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总有一种不安,不知是因为哪一件事,抑或许是因为每一件事。

    而与此同时,他总觉得,他们知道很难办到,但真实的情况可能会比他们所设想的更难。九死还魂锁,幽冥双神的传家宝,亦是世间至宝,他真的能得手吗……千万不要横生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