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恭喜
    沈冷在黑暗中起来,一边热身一边往校场那边走。

    “今天还要跑?”

    唐说的声音在不远处出现,沈冷似乎一点都不意外的嗯了一声:“今天又没有什么特别的,该做的功课当然要做。”

    唐说觉得有些被打击,低着头,夜色遮挡住了他一脸的黑线。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今天可是诸军大比最后一天啊。”

    他抬起头:“今天上午如果你打赢了的话,下午就会和我争夺一二。”

    沈冷:“二又什么好争的,让你了。”

    唐说二脸黑线。

    “拿走拿走别客气,不过,你这样消耗体力不理智。”

    他认真的说道:“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觉得今天也不算个特别的日子,可我还是想劝你,你是我唐说的对手啊,如果你打到后来没有了体力,我赢的会很没有意思,不如你今天停一天,养精蓄锐,等候与我一战。”

    “与你一战啊。”

    沈冷脚步一停:“那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

    唐说三脸黑线。

    “我会觉得你是在轻视我。”

    他看着沈冷的背影认真的说了一句。

    “我不会轻视任何人,放心吧,你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人,不会区别对待。”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沈冷已经跑进了校场,唐说在校场边缘的矮墙上坐下来,晃荡着两条腿,想着自己这么早起来想劝一下他认为的唯一一个可以称之为对手的人,却被沈冷那个家伙连连打击这种感觉很受挫啊,他不希望最终的结果会很无趣,沈冷很强,可他不认为沈冷比自己强。

    “喂。”

    看到沈冷一圈跑回来,唐说打算再争取一下:“如果我赢的太轻松,这大比还有什么意思?”

    沈冷没停:“你上次说,是见过我张扬之后觉得很好玩?”

    唐说:“对。”

    沈冷:“我并不张扬。”

    唐说:“呸。”

    沈冷:“我现在劝你和我一起每天跑一阵你一定觉得没意义,打完之后再说。”

    人已经又远了。

    唐说从矮墙上跳下来:“本来就没意义。”

    天微微亮的时候沈冷做完了早课,洗漱更衣,依然嚣张的带着两个御厨边走边吃,唐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在沈冷不远处,看到沈冷之后过来,伸手从御厨端着的盘子里捏了一块点心。

    沈冷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唐说理所当然的说道:“起的太早想劝你节省体力,谁想你不听,我只好又回去睡了个回笼觉,结果错过了早饭,这算是你欠我的。”

    沈冷:“好吃吗?”

    “不好吃。”

    唐说咽下去:“为什么你会吃这么难吃的东西。”

    沈冷叹道:“你拿的那盘子里的东西,本来就不是我吃的。”

    “那是什么东西?”

    “昨天我听说家里的黑獒最近便秘,所以和两位师傅商量了一下,用菠菜,莜麦,黄瓜,冬瓜,绿豆芽和骨头一块绞碎了蒸的东西,这是打算给它吃的,试验品,师傅拿过来给我看看。”

    “黑獒是谁?”

    “狗。”

    “啐啐啐”

    唐说瞪了沈冷一眼:“为什么给狗吃的也要放在这么精致精致的盘子里?”

    旁边一个御厨有些不满:“我用的都是这样的盘子,给人给狗都可以。”

    这是一位御厨的尊严啊。

    沈冷:“师傅你这么说话虽然是针对他,可是我觉得稍稍有些不太舒服了呢”

    御厨噗嗤一声笑了:“怪我怪我。”

    唐说叹了口气:“你,你身边的人,就没有一个正常的。”

    他看了看托盘中放着的另外一个盘子,那盘子里的点心似乎更精致一些:“那个怎么样?”

    沈冷:“那个应该好吃点。”

    唐说伸手捏了一块放进嘴里,沈冷:“可那个也是给黑獒你怎么又吃了。”

    唐说:“啐啐啐”

    旁边那另一位御厨有些无辜,也有些不忿:“为什么你一直拿他那边的吃,我这边的才是人吃的啊”

    唐说:“我就说,你们这些人没一个正常的!”

    演武场,陛下再次亲临。

    昨日的时候已经决出十大战将的人都有谁,按照成绩来说,排在最前边的还是沈冷和唐说,谈灵狐紧随其后,相差无几,许无年和白念成绩也提升了不少并列第三。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五个人将会是十大战将分开交战后优选的前五名。

    “抽签之后,十人对决,分出胜负之后,赢了的五个人再抽签,输了的五个人也再抽签,会出现两个人轮空直接进入下一轮,之后还会出现轮空局面,也会直接进入下一轮。”

    值礼监裁官大声说道:“规矩你们已经听了很多遍,我也说了很多遍,但今日不同,今日将是诸军大比最重要的一天,对于诸位来说是最重要的一战,所以我再把规则说一遍,请诸位认真听,不要有遗漏,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举手问我。”

    众人对规则已经极熟悉,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

    当初本来有人提出过这样交手有些不公平,轮空的那个人运气太好,有失公允,然而陛下却说,既然是运气,为什么非要把这运气给排除掉?

    所有人都盼着沈冷和唐说不要提前抽到对方,如果这样一来的话,那么最终的决赛将会变得无趣起来。

    皇帝坐在高台上看着下边那十个年轻人,心中舒畅,每一次诸军大比都有一些年轻人让他觉得大宁的未来一片光明,这些年轻人将会在未来成为大宁的中流砥柱,每一个人都可堪大用。

    “规则是公正的对不对?”

    皇帝问。

    石元雄连忙垂首:“回避下,无比的公正。”

    “那么沈冷和唐说会不会提前遇到?”

    “不会。”

    石元雄抿着嘴笑:“肯定不会。”

    皇帝:“唔,那确实公正。”

    石元雄:“谢陛下。”

    皇帝:“你别谢朕,你谢朕好像是朕让你做了什么手脚似的,朕只是随便问问,其实你可以告诉朕,他们两个有概率会提前相遇,朕也不会说什么。”

    石元雄:“”

    第一场抽签结束,沈冷对彭斩鲨。

    彭斩鲨极为兴奋。

    擂台上,沈冷活动了一下四肢,做着各种别人看起来很奇怪的伸展动作,彭斩鲨上了擂台之后朝着沈冷抱拳:“总算是让我把你遇上了,还请沈将军不吝赐教。”

    沈冷:“遇上我这么好玩的吗?”

    彭斩鲨:“还没玩过。”

    沈冷:“”

    值礼监裁官居然都没有笑,沈冷看他脸上憋的难受,忍不住心疼的说了一句:“若是憋不住,大人可以笑。”

    值礼监裁官:“我是值礼监裁官,我必须威严肃穆,不苟言笑,如果哈哈哈哈,如果笑了是我没忍住。”

    坐在高台上的澹台袁术忍不住叹了一句:“今年这一届的诸军大比,因为有了沈冷,这些年轻人之间的关系都变得和以往不一样,想想看,以往哪一届诸军大比的时候,上场的年轻人不是互相戒备,不是如临大敌?看看沈冷把这些人带的,一点都不严肃。”

    皇帝笑道:“年轻人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

    澹台袁术:“值礼监裁官这么不庄重就有些不对了。”

    皇帝:“咳咳”

    值礼监裁官深呼吸两次才把表情恢复过来,咳嗽了一声后一脸严肃的说道:“如果你们两个准备好的话就举手,我会宣布比试开始,我再问一次,规则你们都清楚了吗?”

    沈冷和彭斩鲨同时点头:“清楚。”

    然后两个人把手举起来,值礼监裁官点了点头,将令旗举起来:“开始!”

    当的一声铜锣响,沈冷和彭斩鲨同时向后退了一步,然后行了大宁军礼。

    “在西疆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若是诸军大比最终能和你一战才算不虚一行,你无需留手,我也不会对你客气,若是你把我打伤了,我不怨你,我若是把你打伤了,你也不能怨我。”

    彭斩鲨看着沈冷:“请尽全力。”

    沈冷:“你把我打伤了,真的不能讹你一下吗?”

    值礼监裁官:“噗,咳咳严肃些!”

    “哦”

    沈冷道:“请。”

    彭斩鲨向前跨了一步,一拳打向沈冷胸膛,沈冷侧移让开这一拳,左手抓向彭斩鲨的手腕,右手抬起来直奔彭斩鲨的下巴,彭斩鲨立刻后撤同时膝盖往前顶出去逼退沈冷,等沈冷后撤之后他连环三拳轰了出去,沈冷的左手抬起来左右左拨动三下,将三拳拨开,右手一拳直奔彭斩鲨鼻子。

    彭斩鲨手臂横陈挡住沈冷的一拳,一脚踹出去,沈冷的手在彭斩鲨的腿上拍了一下,借助彭斩鲨腿上的力度往上掠起来一拳打向彭斩鲨的额头,彭斩鲨弯腰避开身子同时往前一顶,两只手抱住沈冷的身子疾冲,沈冷还在半空之中被抱住,整个身子被扭转过来,头朝着地面被彭斩鲨重重的往下戳了下去。

    眼看着沈冷的脑袋就要撞在地面上的瞬间,沈冷的双腿夹住了彭斩鲨的脖子,半空之中他强行扭身旋转一周,彭斩鲨被甩飞了出去。

    砰地一声彭斩鲨摔在地上,站起来看了沈冷一眼:“这不是你的真实实力,为什么这么打?!”

    沈冷:“这么打显得比较花哨,毕竟也得满足现场观众。”

    值礼监裁官:“”

    彭斩鲨深吸一口气,张开双臂一声咆哮:“拿出你的真本事来!”

    “好。”

    沈冷一跨步冲过去,彭斩鲨迎面一拳打向沈冷,沈冷往前一弯腰避开,双手抱住了彭斩鲨的腰,两只脚好像滑冰一样侧滑出去,身子转到了彭斩鲨身后,然后双臂发力把彭斩鲨举起来往后一仰一戳砰地一声,彭斩鲨的脑袋撞在擂台地面上,一下子就懵了。

    沈冷一把抓住彭斩鲨的衣服把他举起来,然后快步走到擂台边缘往下一放,彭斩鲨在天旋地转之中感觉两只脚踏实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站在擂台下边了。

    沈冷抱拳:“承让。”

    彭斩鲨:“哪个让你了算了算了,恭喜!”

    说完揉着后脑勺走了,一边走一边嘟囔:“用我招式摔我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