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独家宠婚 > 【第012章】你够狠
    赵管家猫着老腰在树丛里钻来钻去,去找韩逸许久都没回来。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àn.sHu.ge.lA

    韩叙仰头望去天上,这会儿日上三竿了,鹦鹉飞走了一夜也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飞回来,等韩逸等的忐忑不安,只得自己跑出了自家花园,在别墅区的公共区域里找起来。

    也不敢走太远,绕着自家别墅兜了好几个圈,路上还碰到自家佣人也在找鸟。

    没有看到红隼在头顶哪个地方飞过,急的不行,掏出手机给韩逸拨了个电话:“你在哪?红隼找到了没?”

    韩逸在电话说话的语气似乎是很忙:“现在没空,等会儿跟你说!”

    挂了!

    本就着急,韩逸这二货要紧事不做 也不知道在瞎忙些什么,韩叙一个电话拨回去就打算开骂,结果韩逸在电话抢着说:“知道你着急,要不你自己过来看看,别墅区大门外面的马路上。”

    韩叙一路跑出去,在别墅区大门外右边的马路上,见一辆车子停在那里,一个司机正在检查车子,也不见韩逸的影子。

    忽然被人从背后给拍了一下,吓的韩叙惊跳着回头,眼神都还没晃清楚,就被韩逸给拖进了一颗大树后面。

    韩逸笑嘻嘻的指着停在马路边上的车子说:“看见没?”

    “什么东西?”

    “王家母女的车!”

    韩逸刚说完,车上的王家母女在后座一人一边打开车门,气急败坏的跳下车来,王太太骂司机骂起来就如同一个泼妇:“怎么保养的车子?轮子都不用打气的?你是干什么吃的?白花钱养你这个废物了?”

    王家母女在一旁骂个不停,司机一头雾水的忙着打电话叫汽修。

    本惊出一身冷汗的韩叙“噗哧”一声笑喷出来:“算你小子聪明,光放一个气不行,下回记得放掉两只轮子,左前轮后右轮!”

    以为自己干了坏事,怎么也得被老姐装模作样的训斥两句,没想到她竟然变本加厉让他放掉两只轮子,韩逸捂着嘴“咯咯咯”笑了几声反应过来,吃惊的问:“左前轮右后轮……?你够狠!”

    想想左前轮和右后轮都没了气的车子跑起来如同跷跷板一样的画面,韩逸正想大笑,被韩叙拍了一脑门:“红隼呢?”

    韩逸这才想起来正事,正色道:“我不知道,估计飞哪颗树丛里藏起来了,这不是在这路边等救星嘛,然后看见王家司机来接人,把车停在那里,我让人支开了他,放了个气。”

    韩叙心下一惊:“你说的救星,难道是白季岩?”

    韩逸才点了半个头,韩叙已经跑没了影。

    她倒不是害怕白季岩,而是怕白季岩身后的主子,赶紧离开才是上策,要是一会儿在这碰到宋浔,她可没脸在韩二面前解释自己为什么怕他。

    韩叙火速跑回了花园,顾忌那只大喇叭鹦鹉,不敢自己躲回房里,只好加入佣人找红隼队伍,假意也找起鸟来。

    “找到了!”

    站在鱼池边的小苏欢快的喊起来:“赵管家,快来呀!”

    韩叙一个箭步往鱼池奔过去问:“在哪?”

    顺着小苏手指的方向,看见鱼池假山里的小石洞中蹲着一只眼神贼机警的鸟,韩叙定睛一看,顿时欲哭无泪。

    不是红隼,却是那只绿啦吧唧的鹦鹉躲在假山里。

    老赵看见那只鹦鹉,卷起裤腿就下了鱼池,扒拉着往小山靠近:“太太念了一早上呆狗怎么没出来闹,原来是躲在这儿呢?”

    韩叙寒毛卓竖,大热天似被冷风吹过,好端端的站在池子边上打了个哆嗦之后就掉下了鱼池,扑通几下拉住赵管家的衣摆,连同小心翼翼扒拉着走在鱼池的赵管家也一屁股跌进了水里。

    水花四溅如飞珠滚玉一般,殃及了池边上围过来的佣人,突然间聚拢过来的阵仗把假山里的鹦鹉给吓了出来,腾空而上边飞边喊:“哎呀…要命啦…韩叙被……”

    鹦鹉的喊声被池子里挣扎出来“噼呖哗啦”的扒水声掩盖,破锣嗓子在天上突然没了声音,转而传来的是刺耳的尖声高叫,在长空之上自带回荡音效:“yak……”

    空中“嗖嗖”飞过两只黑点,前头是鹦鹉,另一只远远冲过去的居然是发现猎物的红隼。

    两只鸟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

    “二少奶奶你没事吧?”

    赵管家从水里爬起来,连忙让人七手八脚的把韩叙从水中捞出来。

    韩叙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水,望了眼天上,可算是放下心来。

    刚才要不是她急中生智自己故意掉进池子里还顺带拖了赵管家一起,估计鹦鹉已经被老赵给捧回别墅了。

    鹦鹉受惊飞走喊那一声,把她的心都吓到了嗓子眼,好在被一片狼藉的混乱给遮了过去,红隼及时出现赶跑了鹦鹉没有继续喊下去。

    她暗暗祈祷红隼能把鹦鹉抓住吃掉,从此就能少了个心头大患。

    回房换了个衣服出来,韩逸就跑回了别墅,手里紧紧揪着那只红隼的两边翅膀,想来刚才红隼突然出现是白季岩赶到的功劳。

    赵管家老胳膊老腿的赶紧跑去拿来了鸟笼子,将那只红隼关了进去,还上了一把小铜锁!

    韩叙愣愣的看着老赵锁牢了鸟笼:“赵管家?不用这么隆重吧?”

    老赵铁了心说:“这回它就跑不掉了!”

    韩逸在旁边笑痛了肚皮:“赵管家啊,这鸟它得活动,关起来很快会养死的!大少爷说你不懂养鸟原来是真的啊?”

    韩叙只好连着鸟笼提上楼,对韩逸使了个眼色,韩逸立马跟了上去。

    姐弟二人进了房间关紧房门,韩叙小声问:“怎么才能知道这只鸟刚才有没有吃掉一只鹦鹉?”

    韩逸莫名其妙的晃了晃眼神,把手伸进笼子里捏了捏红隼的肚子,摇头说:“没有。”

    刚才空中那一阵狂追,红隼居然没有抓到那只嘴碎的鹦鹉!

    红隼放开就会飞走,鹦鹉还活着,思来想去,韩逸给她想了个馊主意:“拿根细细的绳子绑住它的爪子,挂在阳台上让它飞?”

    虽说是个馊主意,却比没有办法的好,韩叙还真去让赵管家找了条细长又柔韧结实的绳子过来,一头捆住红隼的一只爪子,另一头绑在了阳台,绳子拉的挺长,飞上屋顶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