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极品仙医 > 第598章 太乙灭,隐门逝。【三章合一大章】
    “不错,犬子明年年初要结婚,凡是与南阳王你有关系之人,我基本都事先请来了。”

    “这次宴请的客人比较多,好比金陵的唐家之人,燕京的庄家之人,燕京的秦家之人,郭家之人,莫家之人,对了还有杨家父子。”

    “交出医圣金方,这些客人将会安然无恙;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左君浩淡淡道。

    这些人都与张凡关系匪浅,特别是秦家之人,那可是张凡的至亲,他没有理由眼睁睁的看着亲人死去。

    “将那些人放了,我在此承若,只杀筑基期以上之人,炼气期修士和老弱妇孺一律放过!”

    张凡本欲收敛杀戮之心,没想到对方竟然将身边女人之亲人都尽数抓来,唯有那些在一号别墅和龙皇山庄之亲人被保护了。

    “敢威胁本座,那就先杀一个人搓一搓你的锐气,不要以为本座不敢杀人!”

    左君浩淡淡道。

    随后他神识传音,让一处宅院之中的弟子动手,将一个人杀了,然后抛到了宅院之外。

    “莫轻雪之母!”

    张凡目睛红赤,怒火飙升,拳头紧握,全身管家噼啪声响,对方真的惹怒了他。

    莫轻雪虽然还不是自己女人,但是也是同学兼好友关系,对方居然心狠手辣,说杀就杀了。

    “阵起!”

    在张凡分神之际,一道阵法被太乙殿强者激起,这是一道三级初期大阵,将他围绕在其中。

    此阵能禁锢真元,要是真元被禁锢,即便里实力再强大,也很难破阵。

    “既然你们选择了出手,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今天之后世上没有隐门!”

    张凡一扫诸强者,眼眸中杀机连连,修真界本身就是残酷无比,弱肉强食,杀戮以止杀戮才是正道。

    “南阳王,你要是想抵抗的话,这些客人都会因你而亡,还请三思而后行!”

    左君浩念道。

    “笑话!”

    “莫说我不会交出传承,即便是交出了传承,难道你真的会放我离开太乙殿?”

    张凡冷笑道。

    要破阵不难,强大的炼体之力可以一击破解,可是要短时间出手救人恐怕就会有些棘手,除非能将这几个宗门之主控制住,那样可以避免人质受到伤害。

    “杀两个!”

    左君浩喝道。

    这次没有传音,而是直接用真元之力爆喝一声,让那名手下挥手举刀劈下,郭心凌的父母被劈死丢了出来。

    “恭喜你,成功激怒了我!”

    张凡杀机已起,手里强大的符箓已然握持,他在估算,强行破阵救人需要多少时间,绝对不能让对方再度伤害身边之人了。

    “阵法之内可以禁锢真元之力,你此刻已经没有动用真气的能力,难道你还想前去救人吗?”

    阵法极其强大,让左君浩几人信心满满,不要说张凡一个炼气期修士,就是金丹期修士都能禁锢真元。

    “破阵!”

    随着张凡丢出符箓的动作,他同时激发了破阵符箓,无数金色符文飞舞,分别扑向那些阵基和阵眼方位。

    轰!

    这是一张五级后期破阵符箓,等级极高,用来破解一道三级初期阵法简直太过简单,能够迎刃而解。

    “去!”

    丢出破阵符箓的同时,张凡再度丢出数张符箓,至于左君浩等人必须第一手就要干掉,然后在去破阵救人。

    咔嚓!

    阵法破解,真气恢复,这也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在中强者还未反应之下,张凡已经飞出绞杀符箓,毫不留情的飞向四大宗门之强者。

    嗡!

    金色符文漫天,大规模绞杀,左君浩不明白,为什么张凡不怕威胁,难道这些人的性命对他来说真的可有可无吗?

    “死!”

    众人不断使出法宝对抗,身上的保命灵器和符箓也一脑子的丢了出来,结果一一被强大的符箓搅碎,没有半点抵抗力所言。

    眨眼之间,四大隐门之强者尽数被绞杀,唯独剩下各宗之宗主。

    “你竟敢……”

    左君浩之言还未说完,强大的绞杀符文已经临近,即便拥有极品灵器法宝护体,最后还是被绞杀干净。

    “冒犯南阳之威,杀之无赦!”

    张凡消失原地,符箓一去,那些被阵法屏蔽神识之地全部被破开,那些女子之亲人果然待在其中。

    “杀!”

    五级符箓,强大如斯。

    那数十名看守的弟子根本没有反应出来,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之间一道金色符文席卷而来。

    神识扫之,众人即便齐聚,张凡将众人暂时安置一处宅院,丢出几道符箓,将宅院守护起来。

    莫轻雪之母和郭心凌父母被杀时间短暂,灵魂并未碎裂,张凡直接动用金针之力,施展还阳九针,半个时辰之后,三人如数被救,这结果让其他之人大惊。

    “南阳王!”

    “原来他就是南阳王,这么久以来我害以为南阳王三头六臂,居然就是燕大的那个呆子!”

    秦冰倩娇小躯微颤,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雷贯耳的南阳王居然就是张凡,这是她做梦都不曾想道的。

    而且还是他的姑姑之子,算起了都是亲戚,而且还是表亲。

    她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本身他对张凡有些奇怪的感觉,不过这个关系出来,直接斩断了那一缕感觉。

    “南阳王,还不滚出来受死!”

    就在这时,宅院之外,至强者林立,这是四大宗门中的老怪物,几乎都是金丹期强者,气息绝对强大,实力也是隐门之中最强大之人了。

    此刻,几大宗门数千人都抵达宅院之外,南阳王居然震杀了各大宗门之宗主和长老们,此刻也是各大宗门最后的力量。

    “南阳王,他真的变成这么强大了吗?”

    宅院之外,人群之中。一袭白衣的南宫傲雪和一袭紫衣的夏侯紫嫣对视,她们不敢相信,昔日张凡在古武世家强悍也就算了,而此刻却是隐门第一大宗派,而且还是四个隐门联合,结果居然不堪一击。

    “小心!”

    张凡离开宅院,众人叮嘱他。

    一个人实力在强大,还是要注意安全,一个强大的隐门谁知道还有没逆天宝物,不要阴沟里翻船才是。

    张凡点了点头,无论是身边女人的亲人,还是秦家之人,此刻都表露出一抹极度关心的态度。

    嗖!

    为了保证宅院亲人之安全,张凡并未打开阵法,而是直接飞了出去。

    张凡凌空而立,样貌非常英俊,发丝迎风飞扬,双眸深邃,气质非凡。

    身材修长,衣袂展动,他一身白衣流淌柔和光泽,有着白雾迷蒙,异常惊人,看起来超凡入圣一般。

    宅院之外,清一色金丹期初期高手同时升空,将他包围起来。

    “这就是南阳王?”

    “好年轻的样子,看起神态绝对没有超过二十岁,一个二十岁的青年居然能力敌八大隐门大派,简直颠覆了大家的理念思维!”

    “不过面对十二个金丹期老祖围困,结果几乎是不言而喻,想要活命基本是不可能了!”

    “一个天才就此损落,想想真的太可惜了,如果没有杀害四大隐门宗主,或者老祖们可能留下其性命,此刻却是绝对不可能了!”

    “这样的敌人必死,不然成长起来,绝对没有人能压制!”

    “不说了,大战即将开始。”

    “……”

    数千几大宗门弟子,包括了四大隐门内门和外面弟子,议论之声不断,张凡的出现让众人大惊。

    “犯南阳之威者,虽远必诛!”

    “念尔等修炼不易,要是尔等能跪地求饶,本王念上苍有好生之德,让各大隐门筑基期以下修士活命,否则今天本王将会大开杀戒,一个不留!”

    南阳早有禁令,知而犯之者,必须严惩,要是他张凡实力不贷,结果他将会哭天不应哭地无门。

    “杀!”

    回应张凡的不是跪地求饶,而是十个绝世高手的法宝飞来,要强势将其震杀。

    “太乙番天印。”

    “血炎蟠龙镯。”

    “飞虹金龙钩。”

    “屠仙白云笔。”

    “血海无情珠。”

    “……”

    十件极品灵器飞扑而来,整个太乙殿宗门都被震动,声势浩大,地动山摇,让数千弟子齐齐退后。

    十名金丹期初期修士,配合极品灵器之威,几乎很轻易的达到了金丹期中期实力。

    试想一下,十名金丹期中期修士一起攻伐的力量有多久强大,而且是同一个目标范围。

    霎时。

    异象顿生,龙虎齐鸣,每一件极品灵器中的力量完全爆发出来,让虚空寸寸欲裂,一股惊世之力量将张凡笼罩起来。

    “好强大的力量!”

    “南阳王这次死定了,不要说一个南阳王,就是十个南阳王也是白搭!”

    “不错,这里距离力量中心十里之遥都感到那股恐怖之力,何况都攻击到了南阳王一个人身上,不死那是不可能的!”

    “死了就太可惜了,医圣金方的传承也被遗失了,逼问出传承在击杀最好不过了!”

    “……”

    听着众人的交谈,南宫傲雪和夏侯紫嫣嘴角露出淡淡笑容,医圣金方是不是被人拿到手她们不在乎,只要张凡被击杀就行了。

    宅院之中,可以目睹高空大战,十个金丹期强者围困张凡,这是非常厉害的战斗力量。

    “隐门终于震怒,竟然出动了十个老祖,这可能是四大隐门最后的底蕴了,也是最强大的力量。”

    “南阳王,这次死定了!”

    秦常风,秦家家主长子,进入隐门纯阳殿修炼,以炼气期巅峰修为来观战,对于张凡这个亲戚来说,一点都不感冒,生死貌似于其关系不大。

    “那些老祖很厉害吗?南阳王真的有危险?他怎么一个人来了,难道一个帮手都没有吗?”

    秦冰倩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这明显有些担心张凡,即便不是和他亲戚关系,而是作为一个学校的校友,她也可能会这么关心的。

    “南阳一号别墅不是还有十几个高手吗?这么没有让他们一起来太乙殿?要是多一个人或许张凡就危险小点,不然性命都可能要丢在这里了。”

    说话之人乃是唐嫣然之父,对于张凡的崛起还是非常惊异的,可惜太过张扬,要是含蓄一点,带实力提高了之后在来太乙殿将会机会大多了。

    “张凡不会有事的,凭借一群乌合之众,怎么可能张凡的对手,可以分分钟秒杀!”

    杨伟豪眸子微冷,他与其父在一处地方修炼,结果却被太乙殿之强者带来,最后将其软禁起来。

    “不知者无畏,那可是金丹期强者,比起筑基期强大千百倍不止,对方有十二个强者,而南阳王只有一个人而已!”

    秦常风淡淡道。

    “敢不敢打赌,张凡必胜,而且是秒胜!”

    杨伟豪淡淡一笑。

    张凡在众人还未筑基之际都能斩杀筑基期强者,可是大家都筑基成功了,他不信张凡实力停留在原地。

    以他此刻筑基期修为的目光来分析,张凡的辅助手段也是很了不起,他发出来的符箓都是很不简单的货色。

    “怎么赌?”

    秦常风年轻气盛,对于杨伟豪还是不怎么看的起,以为对方乃一名炼气期修士而已,其实杨伟豪和父亲杨虎早就筑基成功,实力比起他强大太多了。

    “很简单,要是张凡赢了,你向我低头道歉即可,怎么样?”

    杨伟豪道。

    轰!

    还未等秦常风回答,半空之上,一道金色符文绽放,无数金色剑芒飞出,朝四面八方飞去,那些灵器与之对碰直接击飞掉。

    噗!

    十名强者吐血,这是灵器被击飞,一道反噬之力震伤了络脉。

    而符箓之威爆发,众人都丢出了保命法宝,连灵器也自爆,最后才将性命留下来。

    “什么!”

    “南阳王居然赢了,他真有这么强大吗?”

    众人大惊。

    宅院之内,秦常风嘴角抽了抽,果然被杨伟豪说对了,一张符箓就搞定了十个绝世强者,这算什么事情啊?

    “使出最后底牌,不然等我出手,你们都没机会施展了!”

    半空之上,张凡心如止水,环视十名隐门强者,要是没有底牌,今天四大隐门将会成为历史。

    “师兄!”

    太乙殿中,四名金丹期强者,不过有以强者进入道金丹期初期巅峰,也是四个人中实力最强大之人。

    “也罢!”

    太乙殿最强大的那名老祖勉强点了头,这可是宗门最强大杀手锏,本来是准备对付域外强敌,没想到竟然用道了一个青年修士身上。

    嗡!

    一道金光飞出,只见那宝物很小,也就是一更金针,与张凡那根极度相似,只不过与气息没有伪仙器金针强大而已。

    “伪仙器!”

    张凡一见,也是大惊。

    伪仙器那可是高出极品灵器范畴,实力极其强大,这介于灵器和仙器之间的产物,仙器不出,此物最强。

    “咦!”

    “不对,这不是真正的伪仙器,也可以说成仿品伪仙器。”

    “一件仿品,威力与伪仙器一样,只不过却是有时间限制,也就是一共只有三次出手的机会。出手完毕,金针报废。”

    张凡惊奇发现,太乙殿居然还有一件伪仙器仿品,可见宗门底蕴极其深厚,祖上源远流长。

    “镇!”

    太乙门老祖将仿品伪仙器飞去,带有一股灭世之威,宗门数千弟子再度爆退,同时跪地膜拜,感受那股浩荡之威。

    砰!

    张凡真气被禁锢,有半刻直接坠落,一声巨响,怦然落地。

    不过拥有鸿蒙炼体第二层巅峰力量的他,即便从几十米高的距离掉下来,一点影响都没有。

    仿品伪仙器金针再度镇压而下,要将张凡废掉。

    “好强大的力量,这是什么法宝?”

    “这绝对不是灵器,也不是极品灵器,一定是超越灵器的存在,难道这是太乙殿传送阵的镇宗之宝的仙器金针?”

    “仙器金针,真不愧是太乙殿,也算是底蕴最深的隐门了。”

    “这小子死定了,即便这仙器金针是一件仿品,也可以让威力发挥至元婴期中期实力,横跨了一个大阶的力量。”

    不要说数千宗门弟子退避膜拜,就是数名大战的老祖也被那股威压震下,对于太乙殿的底蕴还是非常震撼的。

    “滚!”

    张凡没有真气之力这并不代表没有实力,此刻的*之力已经达到了非常强悍的地步,不要说元婴期中期力量,就是元婴期后期力量也是不堪一击,这就是鸿蒙炼体的强大之处。

    轰!

    一拳之威,镇压而下的仿品伪仙器金针被击飞,而太乙殿那名施展之人也被反噬,口吐鲜血,脸色极度难堪,根本不信南阳王能破解这绝杀之局。

    收!

    仿品伪仙器的材料也是极佳的,张凡打手一挥,宝物到手,他拿出了数张符箓一贴,镇压的那股灵性,直接收进了时间玉盒之内。

    “你!”

    太乙殿老者再度吐血,仿品伪仙器可是宗门镇宗之宝,没想到不但没有震杀南阳王,而且还被对方收取走了。

    “你们可以去死了,元婴期力量不是最强大的,就是出窍期力量又如何,依旧逃不脱被击杀的命运!”

    张凡恢复了真气,体内真气快速流转,将那一股停滞的真气畅通起来。

    “逃!”

    十个老祖二话不说,拿出了各自逃命的符箓,立即激发,要逃离此地。

    “想逃?”

    “晚了!”

    张凡手里的符箓飞去,这可是五级后期符箓,实力强大无比,迅疾就被激发,无数金色符箓席卷而去。

    嗡!

    十个老祖无法离开,结果只能奋力抵抗,不到仨个呼吸时间,被金色符文绞杀留下一道血雾。

    “啊!”

    “完蛋了!”

    “连老祖都被杀了,南阳王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大家敢快逃吧,不然就死定了!”

    “逃!”

    数千隐门弟子脸色大变,要知道逍遥门可是被灭掉,连炼气期修士一个都没放过。

    “去!”

    张凡目光一寒,大手一甩,一张五级符箓腾空而起,迅速将数千弟子笼罩,漫天符文飞出,万千剑气和利刃乍现,要将宗门之人尽数绞杀。

    “刀下留人!”

    一道浑厚之音传来,同时一件宝物飞去,抵挡了万千符文的绞杀,那数千名隐门弟子脸色惨白,差点就被灭杀而亡了。

    “皇龙!”

    张凡瞄去,只见皇龙身边还有数名强者,都是清一色的武圣期强者,相当于金丹期高手。

    “隐门高层已经尽灭,还望南阳王手下留情,不要斩尽杀绝,何况天道都留一线生机!”

    皇龙依旧一袭白衣,踏空而来,武道世界虽然残酷,可是这数千米子弟基本都是来自俗世,太过杀戮恐怕影响张凡将来的道心。

    张凡没有回话,而是一扫不敢妄动的数千弟子,结果没有发现左君浩之子左英武,其他人可以放过,而此人必死。

    嗖!

    张凡消失原地,神识探查之下,左君浩居然还在一处豪华的宅院之中,当看着赵秋颖之时,他终于愤怒了。

    “张凡!”

    “南阳王!”

    见到张凡的到来,无论是赵秋颖还是左英武都是一惊,没想到张凡居然来到了此地。

    这里可是宗门最重要的区域,也是宗主府邸,一般人不要说进来,就是靠近都很难。

    “对不起!”

    张凡看着脸色苍白而憔悴的赵秋颖一抹愧疚感产生,同样是他的女人,其他人都在一号别墅苦修,而她却被掳走,甚至将要成为别人的妻子。

    要是自己没有来到太乙殿宗门,也许一辈子就失去了这个女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她的结果。

    “南阳王,这里可是太乙殿,你要是敢乱来的话,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还有,宗门之内强者如云,还有金丹期老祖,识相的话赶紧离开宅院,不然你就死定了!”

    左英武惊恐,之前他在闭关修炼中,至于宗门之内的战斗也并未知晓,不然早就被吓死晕过去了。

    轰!

    张凡淡淡的撇了一眼左英武,一道火芒散去,不到一个呼吸就被化作灰烬,最后将赵秋颖带离了宅院。

    至于宗门数千弟子,张凡没有再去关注,而是将宗门之宝贝尽数收敛,无论是灵脉还是灵石,药材还是宝物,全部都收走。

    他发现太乙殿几倍于其他宗门的宝贝,回去之后,这时间玉盒的空间可以再度升级了。

    事毕,张凡带领众亲人离开了太乙殿宗门。

    回归一号别墅,也该冲击筑基期了。

    至此。

    八大隐门尽灭,华夏乃至全球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从此华夏南阳一家独大。

    世界震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