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刺,秘园,最后的心 > (12) 后记
    次日天亮的时候,写着“黑心和酒”的木板开始在树林的边缘“咯吱”作响。*www.kanshuge.com^\看书^阁*然而“黑心”酒馆昨夜发生的冲突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在这个动荡的岁月,残破的废墟和烧焦的残骸已经是人们早已习以为常的景观了。

    一个矮人在酒馆焦黑的残骸中正搜索着什么。他用斧子劈开那些大块的甲胄,然后用手在血肉模糊中挖掘着。在拔开一大块甲胄的残骸之后,矮人的胡子因为欣喜而颤抖了起来。他努力地挖着,在那里中摸到了他一直寻觅的东西。

    那是一块乌黑黯淡的小石头。

    奥斯特里佛如获至宝似的把那石头捧在自己掌心。

    阳光照到石头上面。

    原本死气沉沉的石粒发出柔和的绿色光芒。

    他赶紧掏出自己口袋里那块一样的石头。

    那光芒照亮了矮人欣慰的笑脸。

    “爸——你回来了。”

    在矮人身后的灌木丛里,一些叶子被鲜血的颜色染红了。/www.kanshuge.com/看书阁*那血迹一直延伸进树丛的深处,染红的叶子画出了一条艰难的痕迹——那痕迹还在不断地延长,延长……

    在血痕的尽头,一位虚弱的老人正艰难地爬行着。

    老人的血正一点点淌出来,

    在他的腰间,别着一只断臂。

    木拉格猛然睁开眼——仿佛他根本不曾睡着。

    但是牙齿却在神经质般地抽搐着,哆嗦着,暗杀法师摸了摸自己的脸——但马上就后怕地把手缩了回去,仿佛碰触了炙热的钢铁……但它却像死亡一样冰冷。但他还是抽恤着笑起来——身后是洞穴——他难得轻松地叹了一口气:刚才的一切只是个梦,可怕的梦。

    坐了起来,暗杀法师茫然地望着前方。林间的小道一直延伸进树林深处,那里只有静静的一片黑暗,也空中漂浮着些许的灰烟——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刚刚发生过一样。木拉格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想起自己来这里是为了进身后的洞穴去窥见老师——这段时间来,他的记性和自己的神智一样,表现出愈演愈烈的模糊和错乱。

    他抬头看看天空,月亮已经爬上了四更天的位置。

    扭动着自己变了形的残破身躯,暗杀法师艰难地站了起来。

    时候不早了,该进去了——他对自己说道。

    他走了进去。走进了他的归宿。

    六个人都走了进去。走进他们的归宿。

    吟游诗人有意拉了一个长音。他停下来,解下腰间的水囊。

    “完——完了?您讲完了?”年轻的学徒不可思议地望着他。

    “对。讲完了。”诗人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这个故事至少值一百个子儿——当然其中的四十个得给老胖子。”他饶有兴致地说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把这个故事的费用给我啊?”

    年轻人赶紧摇头:“先别说钱的事,诗人先生。告诉我,那个刺客后来怎么样了?我一直很喜欢他!”

    “你喜欢他!”精灵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那个刺客?”

    “对对!快说,先生,他后来怎么样了?”

    精灵缓缓地把水囊凑到嘴边,又从容地喝了一口,吊尽了年轻人的胃口:“我不是说了么……”他显出不耐烦的样子:“他从此消失在了那团黑暗中。”

    “不不!决不可能!他绝对把坏人杀死了——而刺客又回到了他母亲身边。”年轻人辩解道。

    “坏人?哼!”诗人面对这个词,不屑一顾地笑了。

    年轻人在开始接二连三地品评起这个故事和里面的六个人物。诗人边笑边点头,却不再说话。最后,精灵干脆端起手中的小乐器,给年轻人的发言伴奏了起来。

    就这样,他们一直走到傍晚。

    最后,他们在一座小村外看到了一间孤房。房子有两扇窗户,里面各自亮着一盏灯。房子前面是一片被圈起来的土地。地里被弄得像个花园似的——整齐的花圃,欣欣向荣的玫瑰,还有健硕挺拔的小树。

    “快看,先生——自从上路以来我还没见过这样美丽的花园呢!”年轻的学徒向精灵投以急迫的目光,希望得到他的赞同。

    吟游诗人收起自己的小乐器。

    他用审视的眼光检查着这个花园,若有所思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