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出墓鬼 > 第四十三章 进入古墓,出不去了
    老头子也笑了,没有说话,异界之谋夺天下最新章节。苏小红走到我旁边,小声道,“这个老汉还真会装b,我还以为那是独家秘方呢,没想到牲口大哥也会。别看我,小心被别的人知道了。”

    我笑了笑,乌龟就在他的旁边,所以现在也不好大发言论。我虽然知道这怂和小红关系很好,可是他带给我的感觉确实太神秘,不管怎么样,还是小心为好。

    盗洞由二哥和牲口来打,我们把一根绳子栓到不远处的大槐树上,然后挨个下去,老头子和刘珏在最前面,我,乌龟,和苏小红在中间,牲口和二哥在最后面。

    下去的时候,我们正处在墓道的最端口,老头子和刘珏都打开了矿灯。墓道中没有我所想象的墓门,这只不过是土洞,机关什么的也不用担心,无尽剑装。只不过这个墓道还真是宽啊,我们几个人都下来也没觉得有多么得拥挤。

    老头子见都下来了,微微一笑,“走吧,这次的墓可不简单。”

    不简单有我们上次遇见的那么可怖吗?你就在这吓唬二哥和牲口吧。墓室里面出墓鬼都和我们打过照面了,还会怕什么?大不了再碰上个出墓鬼。我心中这样想着,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老头子,有你打前锋,我们害怕什么?”

    “你这小子会不会尊老爱幼啊。记住,下次叫我爷爷,要不然小心我揍你。”老头子这样说着,可是脸上依旧挂满了微笑。

    “知道了,老爷爷。”我回过头,二哥也笑了。当我看到二哥那猥琐的笑容,我就知道我惨了,二哥是彻底把我当刘珏她老公了。

    我们小心翼翼的向前摸索,我此时也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老头子一直在打头阵,那也就是说,老头子不是二杆子就是个会家子。我很清楚,无论是会家子还是二杆子,我都惹不起。人家都快入土为安了,而我还正值青春年华,和他玩命,玩不起啊。

    出了甬道便到一所在。这里很宽敞,有石床,有柜子,板凳

    “这里怎么看着不像是古墓啊。”我这样说道,的确,这里看起来不是像一座古墓,而是像一个小旅馆。

    老头子点点头,“不错,这的确像是一个驿馆,这里面虽然有棺椁,可是大家也都看到了,主人的尸骨摆放在石床上,来,咱们把棺椁打开来看看,像这样的小墓,陪葬品一般都在棺椁内。”

    “爷爷,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了?”刘珏开口道。

    老头子笑笑,“没忘,开馆的时候才焚香。小珏啊,你这是第二次进入墓室吧,和你们上次进入的那座古墓相比那可是天差地别,不过不要因为这座墓小就看不起墓主人,能够布下风水玄阵的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我的军阀生涯。”

    刘珏点了点头,二哥和牲口向着棺椁走去,老头子拿出一个小香炉,点上三只香,然后跪下,“老祖宗,对不起了”

    老头子站起来以后二哥和牲口才开始开馆,我想里面一定不会有我们上次见到的那些黄澄澄,白灿灿的东西,毕竟那样的几率很小。

    棺椁内是一个整圆木棺材,棺材和椁的间隙很小,要启开棺材就必须破坏掉椁。二哥和牲口没有一点犹豫就把椁壁给撬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棺材,而我也在同时观察着这里,希望能像上次一样得到点小东西。不过很显然这座墓的墓主人比上一次那个穷的多,这里面除了我们先前看到的东西再什么也没有了。

    棺材被启开了,我的注意力也回到了这里,通过探照灯,棺材里面的东西清晰的进入我们的视线。

    四组黑色和红色相间的漆盘呈现在我们眼中,漆盘的旁边有一个瓷碗,碗里面放着一个菱形东西,这玩意儿我没见过,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老头子伸手将那个菱形的小玩意儿拿在手上,然后倒吸一口凉气,“这座墓的主人居然是东方朔大家快找找,这里应该会有三方印章。”

    一听这话,大家都忙活了起来,可是老头子却站在那里没动。有问题,老头子不可能不想得到那三枚印章。可是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小小的墓室被大家底朝天的翻了个遍,结果什么也没找着。可是老头子却不改脸上的微笑。

    “老头儿,你是不是玩我们啊,这里没有印章啊。”苏小红当先开口。

    老头转过头看了看他,“我也是刚想明白的,如果有印章,那这里就不会是驿馆,而是真正的墓了。但是你们也不要太失望了,你们看这个瓷碗,天青釉的”

    “那不是青花瓷吗?周杰伦歌里面也唱了,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华山仙门全方阅读。”乌龟也会好奇的问了这么一句。

    “不是。”老头子摇摇头,说道,“天青瓷出现在宋朝,元朝后就停产了,我们见到的天青釉的瓷器一般都是宋朝的,而且,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论工艺,天青釉比青花瓷好的多,这个碗上还有文字,这些字虽然我不认识,但是肯定有一定得寓意这样吧,我们把里面的东西带走,这里面的东西大家也不好分,那就这样吧,我帮你们把东西卖了,完了再给你钱。”

    “这倒是个好主意。”我微笑着说道,“爷爷,我喜欢收藏盘子,这四组盘子您看能卖多少钱?您还不如给我一组盘子,反正我现在不缺钱。”

    老头子脸色变了又变,嘿嘿,这下露馅了吧。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你以为我不知道漆器的市场价吗?上一次我看准你的心思才痛宰你一顿的,这次我也不想让你得逞,你介绍瓷碗不就是想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到瓷碗上吗?可是老头子,你错了,谁看不出来你那点心思啊。那个瓷碗我很清楚,那不是天青釉的,天青釉根本就不是个颜色。你想要漆盘,不行,就这么让给你的话我就不叫禽兽了!

    老头子满脸的无奈,“那好吧,你选一组吧你们的呢?要我帮你们卖吗?”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他们斗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我盯着漆盘看了半天,然后选了那组垒起来四四方方的,这一组漆盘的做工不如其他的,但这套漆器的里面还有东西啊!我心里乐开了花,小心翼翼的把漆盘放进包裹,等老头子和刘珏把漆盘收起后我们就沿着来时的路向外面走去。

    可是,甬道还在,可是甬道却被一块大石头封住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怎么回事?怎么怕什么来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