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有钱大爷与小老师 > 56、我们见面吧!
    冉梦挂了电话,沮丧的坐在沙发上,比起心安,她现在更多的是失望吧?事情要从半小时前说起,放假在家的冉梦午觉醒来,习惯性的打开电脑,登陆游戏,却不想迎来一场混乱。

    界面上的小手不停的闪烁,帮里的成员被踢的一干二净。小白被盗号了?冉梦第一反应便是这个,先安抚了纷纷发来信息的帮内成员,让大家不要着急,如果愿意,会把他们都加回来。说实话,踢人出帮这事儿挺没品,如果是被踢人的问题,那另算。一旦踢出帮派,在该帮的贡献度会清零,对那些刚刚进帮的新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可像贱狼传说哥这一类的长老,上万的帮贡都毁于一旦了。所以,冉梦也没有自信会有多少人愿意回来。看着帮里唯一剩下的两个名字,一个是自己,另一个是逍遥白龙。冉梦心里的火气绝对可以燎原。

    【染白白】:盗号的?

    冉梦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发了信息过去,甚至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这种盗号的缺德活通常是很会装聋作哑的,任你风吹雨打骂爹坑娘,全都不放在眼里。沉默的态度,让人恨不得爬过网线去,掐死解恨。

    不过,这个盗号的,似乎还有点人性?总之是回话了,速度还挺快。

    【逍遥白龙】:什么?我是本人!帮主,我帮你清理门户。

    好吧,其实这种更恶劣,偷了东西还要败坏别人的名声。

    冉梦虽然年纪不大,可也不是什么傻子,绝不会上这么拙劣的当,她和白逍的关系虽然还称不上极为亲密,却也算是兄妹了,这会儿,看到对方这个败类还要诬陷小白,她更是火大了。

    可怎么办?通缉?见号就砍?下不去手,再怎么说那也是白逍的号。冉梦着急的就差上蹿下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这事儿得和正主说一声。打了电话过去,虽然对于真的不是小白这件事感到安心,可听出小白语气里并不多么激动的样子,又有些难过,不禁想,真的只是游戏嘛?所以并不重要?

    心情坏到爆棚的冉梦,此刻最想做的就是把始作俑者拖出来鞭尸一百遍,可惜只能空想。可有件事,却不是不能做,只要是网游,只要不是NPC,一个角色后面,总有一个人在操纵着不是?查出这个人,并不是不可能,虽然可能会费劲一些,却完全不能阻挠冉梦的决心。

    噼里啪啦的按着手机,对方才刚刚应声,冉梦便说话了,没客套没铺垫,直奔主题。:“迟到王,你帮我查个人。”

    “啊?”迟到王,本名张野,是冉梦大学时候的同学,学习不是多么好,可电脑玩儿的挺透,尤其对黑客技术深有研究。

    “啊什么啊!这忙你一定得帮,要是耽误你工作了,我付你工资。”

    张野的眉毛微微上翘,放下了左手上的水杯,坐进软绵绵的懒骨头,心里打鼓:这丫头是怎么了?今儿这么激动?

    “别啊,冉大研究生,我们这革命友谊,谈钱太俗了啊,只要不是去窃取什么国家机密,我都帮,不过你好歹得跟我说说是怎么会事吧?”

    冉梦也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了,可心情真的难以平复,只能尽量压住自己的火气,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张野。

    “行!行!这货做的是缺德了,连我们冉大姐都欺负,其心可诛啊!”

    “呵,你就贫吧,说正事,大概什么时候能弄好?”冉梦的火气总算是下来些。

    张野的手在扶手上点了三下,似乎是在思考什么,然后回道“后天吧?不过冉大姐,你看,咱俩这毕业以后,也没怎么联系过,难得今儿个您老人家能想起我,不如出来聚聚?”

    “行!后天吧,事儿查出来,我请你吃饭。”

    “恩,那好,一言为定。”张野挂了电话,嘴角挂着微笑,看上去有些古惑。

    终于把心里的火气败干净了,冉梦没有立即回去上网,而是坐在了阳台的秋千上,默默的思索着,此刻她大概能理解一些小白的感受了,现实有时候真的比网络要安全温暖很多。

    周一,钱铎送赖床的钱晓佳和白逍去学校,之后则去了耶利米尔,一家咖啡厅,今天和叶澜约了在这里见面。

    钱铎才刚踏进咖啡厅,就听到了声音“有钱人!在这边呐!”这“有钱人”的外号,是钱铎高中时候被起的,因为“钱多”的谐音而来,好几年没听过了,钱铎不禁一愣,偏头看去,声音的主人正是叶澜,大波浪的金黄卷发没了踪影,一头黑而长直的秀发披在双肩,华丽时尚的名牌衣物也被朴素简单的T恤代替,那一刻,钱铎几乎以为时光倒流了,又回到了很多年前,高中时候的他们,一群无忧无虑的少年。

    “有钱人,你总算是想起来找我啦?啧啧!真是冷谈呀,好歹是那么多年的死党,这回来之后,你还没亲自邀请过我呢。真是物是人非事事休呀。”叶澜的声音很清亮,带着点点的俏皮味道,好像自己真的只是个十*岁的高中生。钱铎却没有被再一次的迷惑住。是了,就算叶澜今天的造型和过去一模一样,可他却是穿着正装出门的,时间没有倒流,他们如今也不能说是多么好的朋友了。

    刚一就座,服务生便来询问有何需要,钱铎只摇摇头。打发走了服务生,钱铎开门见山的说“说吧,你这次回来是想干什么?如果是要把小佳带走,我绝不同意。”

    对面坐的叶澜似乎是被钱铎的话给逗乐了,笑个不停,那爽朗的笑声,还真是有几分少女的味道。可这丝毫不能提起钱铎的兴趣。钱铎的脸难得的冷了起来,“叶澜,我们都不年轻了,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想我没有耐心给高中生讲笑话。”别看钱铎平时挺温和无赖的,可好歹也是个大老板嘛,有商界小狐狸之称的他,变起脸来,绝对不会差。气势嘛,也十足。

    似乎是被钱铎的话戳中了痛脚,叶澜总算是不笑了,将肩头的长发把全都拨到脑后,恢复了她本来的面目,不,是这次回来后,她所呈现的面目。高雅,成熟,冷静。

    “其实,这次回来我并不想要孩子,我没养过他,他对我也没有感情对吧?你该不会常跟他说我的坏话吧?不然那小东西怎么那么讨厌我?”

    一听到原来不是为了孩子,钱铎的心放下了大半,可也不是全然安心,怎么说呢?这次回来,叶澜给他的感觉很不好,像是杀气腾腾,总觉得会出些什么不好的事。

    “那,是为了什么?当然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叶澜沉默了,抿着嘴唇好几次都想开口,却还是忍住了,只说“没事儿,这是我自己的家务事,还有,谢谢你,把小佳养的那么好。”

    “不用,我对他好,是因为,他是我儿子。”钱铎的回话,也没了起初的冷淡。

    两人之后的交谈,显然自然很多,没了针锋相对,也没了故作姿态,就像很平常的两个成年人,在回忆他们共同的高中生活。咖啡厅的老挂钟响了,这场勉强算愉快对话,也结束了。

    在咖啡厅门口,两人分手的时候,叶澜突然说道“对了!一直说要去看看你老婆呐,不知什么时候舍得让我看看?”这件事,叶澜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可钱铎却并不怎么乐意,原因,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大概是因为叶澜身上的煞气?只是笑着说,有时间一定会约出来见面的,然后离开。

    站在咖啡厅门口,看着那辆车向远处驶去,直到消失,叶澜的眼里没了光彩,随即苦笑了一声,便也转身离开了。

    世界很大,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一样,让我们再来回头看看朱子杜和韩涂这几天的小日子吧。

    美人帮的遭遇,无疑也波及到韩涂和朱子杜,温婉淑女和雪夜飞狐同时被踢出了帮派,虽然后来染白白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可韩涂心里还是不怎么痛快,玩了这么多年的游戏,真正让他在意过的帮派,大概就是这个快能堪比神经病院的帮派了吧。

    问:韩涂不爽了怎么办?

    答:骚扰朱子杜不解释。

    朱子杜对这个帮派嘛,感情倒是没多深,毕竟他上游戏的时间太少了,可这几天,他却也和狐狸一样,对那个盗号的无品贼感到深恶痛绝。如果他不盗号,就不会把帮派弄的七零八落,如果帮派没散,也就不会让难得对帮派有了感情的狐狸感到气愤,如果狐狸没有气愤,他也就不必每天都被骚扰,最近连码字的时间都没有了!

    咳咳,其实是误会,韩涂的本意绝对不是阻止遗愿大人码字,相反的,身为本文的忠实FANS,他巴不得遗愿能日更一万,可有句话说的好啊,距离产生美,距离都没了,就剩下找茬了。和很喜欢的作者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再加上游戏里的那些事儿,韩涂不自觉的就和朱子杜亲近起来,常常会要求剧透,如果朱子杜不剧透呐,他就自我发挥,什么会不会发展成种马文呀,换攻嘛,有一就有二?会不会其实梓杜是什么外星人?更有甚的,会不会这三个人其实是同父异母!如果朱子杜剧透呐,韩涂又会问,为什么梓杜和小胡的感情会突然从甜蜜变得陌生?为什么梓杜之前会喜欢那么迟钝的攻?好吧,这个真的不是找茬,只是韩涂发泄不爽的一种方式罢了。

    被如此骚扰的朱子杜,如今是打开文档就头疼,脑子里飞着各种词汇“乱X,NP,ET……”天呐,谁能来救救他,这个可怜的作者。终于,在朱子杜被骚扰的第十天,韩涂的手机响了,电话那个好听的声音如今只能用咆哮形容:“够了!我不是盗号的,我也不认识盗号的!要不我把盗号的找出来,任你蹂躏!”

    “我没说你是盗号的,淑女~”韩涂的声音虽然忍着笑,可还是让朱子杜听了去。

    “朱子杜,我叫朱子杜!”大概是愤怒屏蔽了小朱的智慧,他已经不在意什么网络安全问题了,直接爆了真名o(╯□╰)o

    “小猪啊?恩,这个不错。”韩涂的声音越发的得意起来。

    “你说吧,你到底要怎样!”朱子杜徘徊在暴走边缘,恨不得说出来单挑了。

    “恩……要不,我们见一面?”韩涂也不知是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就提出了这么个要求,可怎么样也压抑不住心里的感觉,就是很想看看这个跳脚怒吼又可爱的男人。

    朱子杜愣了,傻了,呆了,没反应了。好半天大脑才通电,见面?好吧,他承认他到现在,对这只狐狸还有些好感,不过已经所剩无几,大概比蚂蚁大一点。总之去看有好感的网友真的好嘛?朱子杜打退堂鼓了。

    见对面迟迟没了声音,本还有些后悔提了见面要求的韩涂,产生了叛逆心,大有这次非见着你这只小猪不可的架势。让一个本来就比较容易冲动的人,做一个违背本心的决定,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激将法。

    “唉,小猪啊,你不会是长的太丑,怕影响市容吧?”

    “你才丑!见吧,只要你不怕我是网络骗子就行。”看吧,智慧被屏蔽的小朱同志是很好骗的。

    两人一来二去又斗了会儿嘴,定了时间地点,便要收线了。

    “唉!等等,小朱,我叫韩涂。”说完,电话里传来了嘟嘟的声音,朱子杜拿着手机,一时间没了反应,嘴里无意识的呢喃着“韩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