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科幻小说 > 人鱼妖妃 > 卷三:千年前,消失的凤凰古国
    大陆中人,只知道承乾国流传千年,却不知妤宁一脉其实正是承自千年前消失的凤凰古国。大文学他的祖先是当年的凤凰国王子,而他妤宁铮是正宗的——凤氏后裔。

    据妤宁族祖先留下来的札记记载,相传千年前,凤凰国的太子凤千皇与鲛人族最美丽的人鱼公主夜歌相恋。传说那一年的八月十五,正是二人成亲之日,时日凤凰国大赦天下,举国同庆。

    大批大批的臣民齐齐涌入都城。他们欢声笑语,载歌载舞,只为二人庆祝。而妤宁族的先祖正是千皇太子的亲弟弟凤千玉。因为同样倾慕夜歌,看到二人成亲,凤千玉伤心欲绝,便借故外出。而后借口生病没有回去,因此而有幸躲过了一劫。

    那一个本该最美丽最浪漫的夜晚,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凤凰帝都突然间不见了。城中三十万臣民也跟着一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茫茫的大海。

    当时的人们极度景仰神明,认为那是最不祥之兆,于是所有与凤凰国有关的东西被全部焚毁。凤凰国存在的痕迹,也被当时的人们彻底抹杀。

    他的先祖未免被当成不祥之人,受他人摆挤,只好改名换姓,更为妤宁玉。并在十五年后,创立承乾国,而后代代流传至今。大文学

    自然,承乾国历经千年不倒,是有原因的。凤家嫡脉天生拥有半灵体,若心诚更可感应一切非自然之力。当年,凤凰国消失后,夜歌也跟着一起不见了。

    可是她送给千皇太子的定情信物鲛尾梳,却被潮水冲到了岸边。为了寻找她,更名为妤宁玉的凤千玉日日在那一片海域徘徊,并有幸寻到鲛尾梳。

    鲛尾梳是灵物,拥有着提前预知一切险境与守护的能力。正是因为它,妤宁族的后人才避过了一次次的改朝换代。就算是在两百年前最荒诞的景帝在位时,承乾国几次面临险境,都没有倒塌。

    可惜,可以说话的灵音镜,却随着凤凰都城一起沉落海底。若是与灵音镜配套使用,则能预知过去未来,趋吉避凶。

    因为心诚,凤千玉修得卓绝灵力。为寻夜歌,他耗尽了一生心力,终至灵力枯竭,他死前留下一部密记。说是千年后,夜歌将带着使命,转世而来。

    她将来自一个遥远的,陌生的国度。

    千年下来,妤宁家始终都没有人能解读这封密札,一直到妤宁铮的出现。大文学凤千玉的密札上有说到灵音镜放置的地方,只是凡人无法入海寻找。

    若是能够找到灵音镜,与鲛尾梳配套使用,妤宁氏将千秋万代,永世不灭。

    而唯一能令凤凰都城再次浮出水面的人,只有夜歌。所以,无论如何,那个女人也不能落到其他人手里。

    这就是妤宁铮潜入北冥王府,哪怕是受伤严重,也觉得大超所值的原因。他原本微服来到承元国,只为查探穆冠罗与穆飞轩是否真的如外界传言一样不合。他想要知道,何时才是最好的征战时机。

    而今,无论这传言是否属实,它也一定会成为真的。

    因为那个女人,他要定了。只是想要将她从北冥王府带出来,以他一人之力实在是太难了。但若有穆冠罗帮忙,就不一样了,不是吗?

    要知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而鹬蚌相争,得利的永远是隔岸观火的那一位。

    ***

    穆冠罗近日心情极度暴臊,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都欺到皇弟头上去了,他还是像没有感觉似的?难道他真的没有争位之心吗?那天,他分明那样嚣张。

    皇弟不理他,这种感觉就像是下了战贴却无人应战,有火都没处发,憋都快憋死了。而鱼亲亲死了,穆冠罗只觉得自己像是生气,又不知道该气谁。像伤心,却又哭不出来。

    一种说不出来的心情,充斥着他,总之就是怎么着都觉得无所适从。日子忽然变得乏味起来,即使是身在龙位,也觉得生活开始漫长无趣了。

    因为他近日心情不好,朝堂上的官员自然是诚惶诚恐,人人自危。没有人敢出来说点什么,大家都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到他,引火上身。

    又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朝政。下朝回御书房的路上,穆冠罗走得极快,延途过后的的风,仿佛都带着一股莫名的臊意。随侍的太监紧低着头,匆匆地半跑着跟在他身后,生怕慢了被皇上迁怒。

    穆冠罗刚刚踏上玉揽桥,一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后妃迎面走来。看到他,那名妃子似乎极是意外,而后惊喜地走过来弯身行礼:“臣妾叩见皇上!”

    穆冠罗瞧都懒得瞧她一眼,就错身而过。这些天,没心情。

    可是那名后妃却像是根本就没有看出他心情不好,或是看出来的却以为自己可以安慰他一样,不经许可地起身,欢欢喜喜地跟了上来,温柔道:“臣妾早起,想着在这边随意走走,没想到居然会碰到皇上,真是好巧!”

    玉揽桥是他下朝去御书房的必经之路,还真是‘巧’!

    对于宫中这种巧遇的戏码,原来穆冠罗是倒是乐于见识的,可是今时不同往日。

    见他仍然没理自己,那名后妃仗着自己平日受宠,忽然一个旋身挡在他面前,待他没路可走后又柔情蜜意地扑进了他怀里娇嗔道:“哎呀皇上,您明明知道臣妾到这里,就是为了要见您,您怎么不理人么?”

    后妃这一扑,穆冠罗这才看清她的脸,瞳孔不由骤然一缩。这个女人,正是因为脸型有点点儿像了鱼亲亲,才会被他宠幸的。而且,他也曾经让她易容成鱼亲亲的样子,在承欢殿宠幸过她。

    一看到你,我就会想起你曾在我的面前,拉着扮成我的其他女人做那种恶心事时的模样。我想吐!

    她的话就这样不自觉地再次在耳边响起,穆冠罗顿时像是被猫抓了般,一下子就推开了怀中的女人,厉声道:“来人啊,把这个女人送到冷宫去!”